赤绊

【维勇】《Whisper/耳语》01 政策辩大佬维x透明辩手勇

神奇康不正:


维勇辩手梗
from 不正


政策辩大佬维克多x价值辩透明勇*
中途发展可能会有刀子哦*
HE保证!
辩题全部是我打过的或分析过的,欢迎捉虫子*


01


已经是夜里一点,夜色逐渐弥漫进这所不大的旅馆房间内,书桌上的台灯被黑暗衬托的逐渐明亮起来,灯下摆着几摞很有些年代感的资料和一个笔记本电脑,开着满屏了知网论文。电脑旁边是一些上了年头的杂志,爬满了油墨味十足的铅字。胜生勇利坐在桌前,左手手指灵活的敲打着键盘,右手拿着一支圆珠笔在本子上不停地记着笔记。两手翻飞,唇齿无声。


很多时候他都在思考自己为什么要坐在这里打辩论。这是他第二次来到俄罗斯,作为日本的四辩参加国际大学群英辩论赛。勇利是很被学校的导师器重的,因为他的思考方向独特又不偏僻,常常把大家的思路带到一个新的环境,逻辑链也很清晰,是每个辩论团体都希望拥有的那种人。
更何况他们打的一般是美辩,赛制独特之余又考验英语水平,能说一口流利英语的日本辩手数量也有限。所以基于种种原因,每次大赛勇利都会跟着去参加。


但是他向来临场紧张,常常是赛前准备的充足,但是轮到他站起来自由辩的时候大脑短路,思路一片空白。有聚光灯的一类大赛勇利感觉更为强烈,看不见台下人的表情,但是知道所有人都在看着你,灯光刺眼,有点热,场上每个人的表情和声音都像慢动作一样在他眼前飘着。
每每这种情况,他总是被对面问的面红耳赤,坐下以后才后知后觉的想到刚刚该说些什么。


这次一定不能再卡机了。勇利想着,摘下眼镜,低头打了个哈欠,疲倦地揉了揉太阳穴。队友已经熟睡了多时,他在赛前最后一次模辩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一个很特别的点,正在给自己的稿子做最后的完善。


他听说这一场俄罗斯群英请了很多有名的辩手和评委,其中就有代表政策辩巅峰水平的俄罗斯辩手维克托·尼基弗洛夫。


维克托。


不同于勇利相对温和的说服式辩风,维克托的语言犀利又尖锐,每次都是直接抓住最核心的问题毫不留情的攻击。自从维克多进入成年组以来,几乎所有的国际A级大赛他都有参加,而且几乎全部是优胜方。他也因为这样的锋芒和帅气的外表收获了一大批粉丝。勇利就是其中之一。


他知道辩论就是因为维克托在青年组那场一战成名的价值辩。辩题很独特也很敏感,是"男性和女性的社会优势谁更大",维克托的持方是女性优势更大。这个题目勇利私下也研究了很久,不管从哪种角度立论都无法做到完美的攻辩。
但是维克托不一样。那是他少有的打了一次四辩,攻辩的过程的确有漏洞,但是轮到他结辩的时候他微笑着站起来,银白色的长头发被束成利索的辫子,说出了这句从此在美辩圈子里成了奇谈的话:
"对方辩友,如果我们最后输了,那正好是您方这样可爱的女生打败了我们,最终说明是女性优势更大。所以,这场比赛如果我们输了,我们就赢了。"


那场比赛最后维克托那方的确输掉了。但是因为这句话,维克多一败成名。
如果我们输了,我们就赢了。勇利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都亮了起来,他从没想过结辩还可以这样打。他不会诡辩,也不太擅长用逻辑套人,维克多打的那唯一一场四辩却成了勇利学习的范本,在学校旁边可以刷夜的咖啡馆里,他常常对着视频和他那份录入的四辩稿掰开揉碎分析和学习,他甚至连维克托的讲话节奏和语气都有反复模仿。


勇利扭扭脖子,歪着头继续寻找刚才改四辩稿的节奏和措辞。正因为这次群英维克多会来做裁判,他才想好好表现,赢下这场比赛。


准备已久的。
柔和昏黄的灯光铺陈下来,勇利把头枕在桌子上,闭上眼睛,在心里默默地加了一句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睁开眼睛已经是第二天,勇利看了看表,从被子里爬出来,刚探出脑袋就被俄罗斯冬日清晨的冷气冻得缩了回去。


挣扎着起了床,终于洗漱完毕后,勇利穿好黑色的西装衬衫,从箱子里翻找出来自己打辩论一直戴着的蓝色领带,又把可能会遮盖到视线的刘海仔仔细细地拿发胶压到额头后面。
最后检查了一遍比赛要用到的东西,勇利走出酒店的房门,顺着酒店标牌上不甚熟悉的俄文来到餐厅和队友们汇合。


"CiaoCiao! 勇利终于下来了,等了你很久。大家都准备给你打电话了呢。" 切雷斯提诺远远的看到勇利,卷曲的头发被扎起来,很高兴地挥了挥手。
勇利连忙两三步小跑过去,停下的时候皮鞋吱的响了一声。他放下手里的包冲队友抱歉地笑了笑,转头说道:"对不起老师,我刚才在整理备赛的东西,稍微多花了一点时间。"


意大利籍的导师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表示没关系:"快坐下吃东西吧,昨天的新思路走的怎么样了?"
勇利正在取餐,听到问话转身点点头:"嗯,准备的差不多了。稿子都没问题。"
"啊,没问题就好。多吃点吧,车已经在门口了。我在门口等你们。"切雷斯提诺笑了笑,给了勇利一个wink,点点头离开了餐厅。


看着导师走远了,剩下的三个人松了口气,都活泼起来:"太好了他终于走了! 勇利你不知道他刚才一直在念叨你昨天给的思路,还要我们在攻辩的时候好好打这个点,简直可怕! "
勇利失笑,他这位卷发老师一向中气十足,常常在赛前叮嘱很多话,一般都是用来放松辩手的心情,但是他们队四个人都身经百战,总有自己的一套放松办法。
"老师大概也是怕我们紧张吧,随便听听就好了。"勇利说。
"是啊……说起来勇利,这次比赛的裁判是维克托哦。勇利一定要好好发挥给偶像看啊!" 三辩手叫南健次郎,比勇利小两届届,热情又活泼,辩风也比较轻松,总是能很轻易的带动起观众的气氛。
勇利抬头感激地看了一眼南。被队友这样鼓励了一句,早上一直以来有点说不清的紧张情绪忽然消退了几分,好像真的笃定能发挥好一样,勇利戳着碗里的蛋卷面说:"嗯,谢谢,我会争取打好这场比赛的。"


早饭这样说说笑笑的吃过去了,大家一路坐着车走进比赛的场馆。莫斯科的冬天是彻骨的寒冷,白色吞没了一切有声音的东西,勇利冻得耳朵通红,厚重的羽绒服把他裹得像个雪球。
他哆哆嗦嗦地走进备赛室,拿出自己的稿子准备最后再熟悉几遍。羽绒服的帽子上还有几片雪,所以没有摘掉,周围一圈铁灰色的毛映衬着他苍白的脸颊,柔软的绒毛让勇利有些棱角的脸部轮廓变得柔和起来。周围的人都在读自己的资料,空气喧嚣又冷静。勇利叹了口气,无心再读稿,于是摘掉眼镜走到备赛室门口,看着两侧贴的宣传画。


那是维克托近期为这场国际群英辩论赛拍摄的一张海报。利落的短发半遮半掩着挡住眉宇,欧洲人高挺的鼻梁在脸上打着阴影,嘴是笑着的形状,好看的碧蓝色眼睛似乎透过海报直直看着面前的勇利。


……这太犯规了。
勇利耳尖有点泛红,也不知道是冻得还是怎么的,偏头不再看面前的海报,捏着自己的稿子想继续读。身后却突然传来了一句陌生的语言。
"милый маленький игрок делаешь?Может, чтобы сконцентрироваться на подготовке до игры о."
(可爱的小选手在干什么呢?比赛前可要专心准备哦。)


勇利回头,不戴眼镜的视觉略微模糊,看不清面容。一头耀眼的银发却最能彰显这人的身份。
是维克托。


TBC.





这是我第一次写东西,也是首次发出来! 感谢 @南肆@轻舟粥 粥粥太太的鼓励和下面赤绊小姐的梗u


部分分析会来自知乎


会是一个小长篇?
平时真的很忙,我可以尽量保持两天一更新!
然后,希望哪位太太可以教教我怎么做长图…
谢谢你读到这里

评论

热度(89)